化解产能过剩,多家央企也纷纷设定时间表

         化解产能过剩,多家央企也纷纷设定时间表。中国华能集团表示,2018年年底前,退出煤炭产能914万吨/年,处置僵尸企业16户、特困企业4户,“十三五”期间关停退役647万千瓦煤电机组。保利集团发布计划,坚决执行国家煤炭行业去产能政策,关停无效矿井,尽快实现战略退出,将用三年时间完成39家“僵尸企业”的重组整合退出,确保亏损额减少50%以上。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将从源头坚决控制、减少无效和低效投资,从电源侧“去产能”,重点坚决落实煤电“取消一批、缓建一批、缓核一批”政策,推动能源主管部门将南方五省区“十三五”火电装机新增规模控制在4285万千瓦以下,从2020年,全网非化石能源电量占比不低于50%。武钢集团拟在已经淘汰完落后产能的基础上,主动退出炼铁产能319万吨、炼钢产能442万吨。在不少代表、委员看来,未来判断国企改革是否成功的标准,应在于是否实现了过剩产能的有效化解、过高杠杆的明显抑制、经营效益的持续改善以及国有资本配置效率的显著提高,而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一味做大规模。

          2016年,虽然钢铁行业和煤炭行业都超额完成了去产能的任务,但更多的是一些停产、半停产的无效产能,而今后的工作将指向正在生产中的一些企业,难度会加大,这些企业退出产能之后,遗留债务、职工安置等工作任务十分艰巨。可以说,今后供给侧改革在这方面将进入攻坚阶段。对于去产能,应注意总结经验,第一,压减淘汰落后产能不能“一刀切”;第二,压减落后产能和产量的调整要科学规划,二者不能简单画等号。去产能必须由政府通过法律、经济、行政手段干预,但是价格和产量应交由市场调节,不能因人为干预而导致大起大落。 实践中通过建立产能竞争标准,淘汰落后产能。具体来说,可以把落后产能分为三种:一是以落后技术和工艺装备为基础的生产能力;二是丧失了市场竞争力的生产能力;三是高耗能、高污染、质量不达标、有安全隐患的生产能力。对前两类落后产能,就应该全部交给企业和市场调节,而不是用行政命令简单地让其死亡。而对第三种,政府应通过提高环保、能耗、质量、标准、安全等各种准入门槛来完成淘汰目标。加强规则意识,减少计划意识;加强选择意识,减少指令意识,这是良性产能治理的要件。本品以上资料由西亚试剂化学品数据库

评论列表